怪兽oe

华武——我的一个华山朋友

☞cp华山x武当 BE
☞渣文笔轻喷
☞华山成男——慕风–❤–云梦成女——温琳
   武当成男——慕雨
   华山成女——慕晴
     这是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慕雨站在太和桥上打着伞。他想起来儿时,自己被慕风在华山脚下捡回去的时候。
     他当时才三岁,身子骨不好,父母也因为祸乱早早离开他,独留他一人在这华山脚底下。当时已经冷到失去了知觉只记得有一个年纪尚小的华山弟子把他带上了山。
    他是饿醒的。本就瘦弱的身躯再加上几天没有进一粒米,身子早已就吃不消了。难忍那腹中的饥饿感,才缓缓起了身。慕风看见慕雨醒了,便叫慕晴给他盛了碗粥,这才缓解了腹中那令人难以忍受的腹痛。
    慕雨打着伞从过去的回忆中醒来,笑了笑,那笑中还夹杂着一种说不出的苦涩。他喜欢慕风,从他救下他的那一刻起心中那有了一种说不出的情愫。今天他要结婚了,说来也是可笑,明明爱他爱到骨子里了却还要笑着看他和别人进入洞房。
   当初慕风把他送去武当修炼他也听话,潜心修炼,有可能也会回去看看他们。慕晴告诉他他那个二货哥哥终于有了心上人了,是个漂亮温柔的云梦姑娘。他心里钻心的痛但是又有谁会知晓呢 ?他掩饰的很好,没人发现他早已红了的眼眶。慕晴还在和他计划着怎么帮她的哥哥抱得美人归,他也不好意思拂了她的兴致,就看着她在在那给她哥哥规划着。可笑的是,他配合着慕晴,亲手把自己的心上人送入了别人的怀抱。
   些许是装累了吧,和慕晴喝酒的时候让她看了出来,知道自己那龌龊心思。慕晴显然是没有想到,还愣在那。
 “你为什么不早告我?这样我就可以帮你啊!”慕晴看着眼前这个自己拉扯大的弟弟落魄的模样,心痛到不行。
 “有什么用呢?告诉了又如何,终究是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他无奈的笑了笑,无可奈何。他不是不知道他那哥哥的性格。慕风是个不折不扣的浪子,“逍遥”二字在他身上展现的淋漓尽致。本就是个不老实安分的人儿,却在遇见温琳的时候难得收回了心,可见慕风是动了真情的。
   慕雨没有那么傻,他知道自己在慕风心中有几斤几两。慕风只把他当做弟弟,那他便好好的当他弟弟。本以为这样就足够了,却不知何时,慕雨变得贪心起来,想要得到慕风更多的关心和爱护。他只能把自己伪装起来,藏起来,给外人一股冷冰冰的样子,只是为了把自己心中那一丝悸动的火苗冻住。
  好不容易努力克制住那火苗不让它过分张扬,却被他亲手送上的大红喜帖彻底熄灭。他应该高兴,高兴他的哥哥终于遇见了好姑娘,自己也终于不用受那暗恋之苦。他面上也做出高兴的样子,举止礼节处处合理,微笑的弧度也标准至极。很好,所有人都觉得他很高兴。
  回到自己的厢房暮雨卸下了他的伪装,一个人自饮自酌,流下两行清泪。明天便要去参加他的婚礼了。慕风总是嫌弃暮雨穿武当的道袍,总是白的发光,就像块儿“白豆腐”,他觉得暮雨更适合穿那青色袍子,潇洒飘逸,好看的紧。也不管慕雨的反抗,便去做那袍子当做慕雨的成人礼。
  他翻出那件自己不舍得穿的青袍,去参加了婚礼。郎才女貌,天生一对,一双璧人结成佳偶。送上了祝福,带来了礼物,吃了两杯酒,便离了席。慕晴看着慕雨的背影泪流不止,宾客只当她喜出望外,却不晓其中实情。
  慕风,我的哥哥,我的心尖之人,祝你幸福,江湖不见。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