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兽oe

自己手写的《镇魂》台词,表白P大和二位老师,巍澜我嗑爆!
渣手写,1551

坐标明月照怀,道长一位,欢迎结交,小生这厢有礼了

捏了一个康纳酱
捏的不像,不要打我ʕ̢̣̣̣̣̩̩̩̩·͡˔·ོɁ̡̣̣̣̣̩̩̩̩

【暗武】望华灯
○暗香×武当
○暗香是基友,小道长是在下的嘿嘿嘿
○为了省事名字都是ID啦,坐标天净沙明月照怀
○文废啊
   “唉,无聊死了。”薛定谔的怪兽〔以下简称怪兽〕做完课业日常在萧掌门面前抱怨,边抱怨还边给掌门刷礼物。
   萧疏寒看着眼前给自己送礼的小道长,“徒儿,不必给为师送礼了。”语毕,看了看身边堆成小山的萃玉。“可又是有什么烦心事?”
   “就是闲的无聊啊,掌门师父,我课业也做完了,香帅又不找我喝酒。”怪兽长叹一口气,“武当接骨啥时候开业啊,我快长霉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一嗓子可不得了,本来只是想上金顶上看看这金陵城的零晨,在轻功上顶的过程中分了神,结果可想而知。
   怪兽看着眼前趴在地上的人,心下诧异。这么灵?要不我去玲珑坊门口算卦吧!
   此时的金顶不是跑商就是给萧掌门送礼物的,跳楼的屈指可数。听这声音,就是刚才让他掉下来的罪魁祸首。
   怪兽此时还沉浸在我有事儿干了可是,丝毫没有看见零晨那阴沉的脸。
   “兄dei,武当专业接骨了解一下。”
“赔钱。”零晨冷漠。
“不是,你看我给你接骨就不用赔钱了吧。”怪兽懵逼,为啥要我赔钱,“再说,我和你有仇吗?”
“我刚才本来在金顶上好好的,你一嗓子把我闹成这样了,赔钱。”
怪兽眼中怀疑自己遇上碰瓷的了,虽然理由扯淡了点,但看他一脸耿直,姑且相信他。
“就一铜板。”怪兽从自己的荷包里掏出一个铜板。
“行,但你今天得陪我一天。”零晨本来想等恢复了和那个害他掉下来的人插旗来着,但是看见这个罪魁祸首长得蠢萌蠢萌的,就起了捉弄的心。
这啥逻辑啊?怪兽表示他跟不上,但是转念一想,反正自己也是没事儿干,还不如出去玩儿。
这笔生意就这么达成了。
怪兽坐下来给零晨接骨,两个人就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起来了。
“你们武当今天为啥没啥人?”
“华山门口了,为啥我觉得你心里有A()C数。”
“那你为啥不去?”
“华山又没人欠我钱。”可以,很正直,不随波逐流(这能在这儿用吗啊喂!)
“你一会儿有事儿吗?”
“如你所见,闲的发霉。”
“那行,一会儿去玲珑坊。”
?????啥?,我五好青年,你为啥要带我去流浪???当然怪兽怎么可能显露出来呢?不存在的。但零晨心里有那啥数啊,对吧,啥也知道。
“去喝酒,别瞎想。”零晨冷漠,心里不知道偷笑了多久。
玲珑坊真不愧是金陵最热闹的地方,人山人海都是为了蔡师兄。这事儿怪兽想起来就蛋疼,刚到武当就看了一场八点档。
怪兽和零晨特意下了马走进去,但老鸨碰瓷技术真不是盖的,抱住怪兽的腿就往地上一趴。
“诶哟哟,撞了人还想跑。”老鸨声泪俱下,不去演戏可惜了,怪兽一脸冷漠。
“啧,凭啥?”怪兽的嫌弃都溢出来了,对着老鸨扔了个鹤亮翅就跑,他可不想加罪恶值。
“不是你看你非要去着地方,差点被那女人追上,去了监狱你负责啊!”怪兽边飞边朝着零晨吼。
“我负责。”零晨面不改色。但这一句吓的怪兽一个不稳差点掉下去,亏得零晨手快,一把捞住小道长。腰真细啊!零晨不由得感慨。
“放手,”怪兽面无表情的看着面前的暗香男弟子,“快点啊我告你。”这让人误会的姿势太羞耻了实在是。
现在两个人落在杏林居的树上,暗香一手搂着武当的要,两个人深情对视。
“听见没,放手!”“不放!”“放手!”“不放!”两个人就这样一直死循环着。
怪兽最后实在是懒得说了,就放弃了,啥玩意儿啊,为啥对这事儿这么执着啊!
“今天金陵有孔明灯。”零晨一只手搂着道长的腰一边抬头看着已经微暗的天空,一只只孔明灯在天上闪着微暗的灯光。
“嗯?”怪兽听见抬头看着已经充满了孔明灯的天空。蓝紫色和黄色交织着,意外的动人。
零晨看着身边的小道长笑着看着天上灯,眼里仿若星辰,闪着晶莹的光。被点亮的天空映照出来的光打在脸上,柔和了他脸部的线条,到没了先前剑拔弩张时的凌厉了。
通俗点说,就是真好看啊woc!
华灯初上,佳人在侧,快哉,快哉。

  

整容前的儿子和整容后的儿子
坐标天净沙明月照怀
ID:薛定谔的怪兽
*。٩(ˊωˋ*)و✧

emmm,一个113级的菜鸡孤单小道长,在天天净沙 明月照怀,欢……欢迎来找我玩儿(〃ω〃)

表白我大育英٩( ᐛ )و

表白 @焙青 太太,我看了太太的尾生抱柱之后的感慨啦,太太文笔超鸡好wwwww
PS:字丑不要介意么么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