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兽oe

emmm,日常晒儿子,坐标明月照怀

华武——我的一个华山朋友

☞cp华山x武当 BE
☞渣文笔轻喷
☞华山成男——慕风–❤–云梦成女——温琳
   武当成男——慕雨
   华山成女——慕晴
     这是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慕雨站在太和桥上打着伞。他想起来儿时,自己被慕风在华山脚下捡回去的时候。
     他当时才三岁,身子骨不好,父母也因为祸乱早早离开他,独留他一人在这华山脚底下。当时已经冷到失去了知觉只记得有一个年纪尚小的华山弟子把他带上了山。
    他是饿醒的。本就瘦弱的身躯再加上几天没有进一粒米,身子早已就吃不消了。难忍那腹中的饥饿感,才缓缓起了身。慕风看见慕雨醒了,便叫慕晴给他盛了碗粥,这才缓解了腹中那令人难以忍受的腹痛。
    慕雨打着伞从过去的回忆中醒来,笑了笑,那笑中还夹杂着一种说不出的苦涩。他喜欢慕风,从他救下他的那一刻起心中那有了一种说不出的情愫。今天他要结婚了,说来也是可笑,明明爱他爱到骨子里了却还要笑着看他和别人进入洞房。
   当初慕风把他送去武当修炼他也听话,潜心修炼,有可能也会回去看看他们。慕晴告诉他他那个二货哥哥终于有了心上人了,是个漂亮温柔的云梦姑娘。他心里钻心的痛但是又有谁会知晓呢 ?他掩饰的很好,没人发现他早已红了的眼眶。慕晴还在和他计划着怎么帮她的哥哥抱得美人归,他也不好意思拂了她的兴致,就看着她在在那给她哥哥规划着。可笑的是,他配合着慕晴,亲手把自己的心上人送入了别人的怀抱。
   些许是装累了吧,和慕晴喝酒的时候让她看了出来,知道自己那龌龊心思。慕晴显然是没有想到,还愣在那。
 “你为什么不早告我?这样我就可以帮你啊!”慕晴看着眼前这个自己拉扯大的弟弟落魄的模样,心痛到不行。
 “有什么用呢?告诉了又如何,终究是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他无奈的笑了笑,无可奈何。他不是不知道他那哥哥的性格。慕风是个不折不扣的浪子,“逍遥”二字在他身上展现的淋漓尽致。本就是个不老实安分的人儿,却在遇见温琳的时候难得收回了心,可见慕风是动了真情的。
   慕雨没有那么傻,他知道自己在慕风心中有几斤几两。慕风只把他当做弟弟,那他便好好的当他弟弟。本以为这样就足够了,却不知何时,慕雨变得贪心起来,想要得到慕风更多的关心和爱护。他只能把自己伪装起来,藏起来,给外人一股冷冰冰的样子,只是为了把自己心中那一丝悸动的火苗冻住。
  好不容易努力克制住那火苗不让它过分张扬,却被他亲手送上的大红喜帖彻底熄灭。他应该高兴,高兴他的哥哥终于遇见了好姑娘,自己也终于不用受那暗恋之苦。他面上也做出高兴的样子,举止礼节处处合理,微笑的弧度也标准至极。很好,所有人都觉得他很高兴。
  回到自己的厢房暮雨卸下了他的伪装,一个人自饮自酌,流下两行清泪。明天便要去参加他的婚礼了。慕风总是嫌弃暮雨穿武当的道袍,总是白的发光,就像块儿“白豆腐”,他觉得暮雨更适合穿那青色袍子,潇洒飘逸,好看的紧。也不管慕雨的反抗,便去做那袍子当做慕雨的成人礼。
  他翻出那件自己不舍得穿的青袍,去参加了婚礼。郎才女貌,天生一对,一双璧人结成佳偶。送上了祝福,带来了礼物,吃了两杯酒,便离了席。慕晴看着慕雨的背影泪流不止,宾客只当她喜出望外,却不晓其中实情。
  慕风,我的哥哥,我的心尖之人,祝你幸福,江湖不见。

自己手写的《镇魂》台词,表白P大和二位老师,巍澜我嗑爆!
渣手写,1551

坐标明月照怀,道长一位,欢迎结交,小生这厢有礼了

捏了一个康纳酱
捏的不像,不要打我ʕ̢̣̣̣̣̩̩̩̩·͡˔·ོɁ̡̣̣̣̣̩̩̩̩

【暗武】望华灯
○暗香×武当
○暗香是基友,小道长是在下的嘿嘿嘿
○为了省事名字都是ID啦,坐标天净沙明月照怀
○文废啊
   “唉,无聊死了。”薛定谔的怪兽〔以下简称怪兽〕做完课业日常在萧掌门面前抱怨,边抱怨还边给掌门刷礼物。
   萧疏寒看着眼前给自己送礼的小道长,“徒儿,不必给为师送礼了。”语毕,看了看身边堆成小山的萃玉。“可又是有什么烦心事?”
   “就是闲的无聊啊,掌门师父,我课业也做完了,香帅又不找我喝酒。”怪兽长叹一口气,“武当接骨啥时候开业啊,我快长霉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一嗓子可不得了,本来只是想上金顶上看看这金陵城的零晨,在轻功上顶的过程中分了神,结果可想而知。
   怪兽看着眼前趴在地上的人,心下诧异。这么灵?要不我去玲珑坊门口算卦吧!
   此时的金顶不是跑商就是给萧掌门送礼物的,跳楼的屈指可数。听这声音,就是刚才让他掉下来的罪魁祸首。
   怪兽此时还沉浸在我有事儿干了可是,丝毫没有看见零晨那阴沉的脸。
   “兄dei,武当专业接骨了解一下。”
“赔钱。”零晨冷漠。
“不是,你看我给你接骨就不用赔钱了吧。”怪兽懵逼,为啥要我赔钱,“再说,我和你有仇吗?”
“我刚才本来在金顶上好好的,你一嗓子把我闹成这样了,赔钱。”
怪兽眼中怀疑自己遇上碰瓷的了,虽然理由扯淡了点,但看他一脸耿直,姑且相信他。
“就一铜板。”怪兽从自己的荷包里掏出一个铜板。
“行,但你今天得陪我一天。”零晨本来想等恢复了和那个害他掉下来的人插旗来着,但是看见这个罪魁祸首长得蠢萌蠢萌的,就起了捉弄的心。
这啥逻辑啊?怪兽表示他跟不上,但是转念一想,反正自己也是没事儿干,还不如出去玩儿。
这笔生意就这么达成了。
怪兽坐下来给零晨接骨,两个人就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起来了。
“你们武当今天为啥没啥人?”
“华山门口了,为啥我觉得你心里有A()C数。”
“那你为啥不去?”
“华山又没人欠我钱。”可以,很正直,不随波逐流(这能在这儿用吗啊喂!)
“你一会儿有事儿吗?”
“如你所见,闲的发霉。”
“那行,一会儿去玲珑坊。”
?????啥?,我五好青年,你为啥要带我去流浪???当然怪兽怎么可能显露出来呢?不存在的。但零晨心里有那啥数啊,对吧,啥也知道。
“去喝酒,别瞎想。”零晨冷漠,心里不知道偷笑了多久。
玲珑坊真不愧是金陵最热闹的地方,人山人海都是为了蔡师兄。这事儿怪兽想起来就蛋疼,刚到武当就看了一场八点档。
怪兽和零晨特意下了马走进去,但老鸨碰瓷技术真不是盖的,抱住怪兽的腿就往地上一趴。
“诶哟哟,撞了人还想跑。”老鸨声泪俱下,不去演戏可惜了,怪兽一脸冷漠。
“啧,凭啥?”怪兽的嫌弃都溢出来了,对着老鸨扔了个鹤亮翅就跑,他可不想加罪恶值。
“不是你看你非要去着地方,差点被那女人追上,去了监狱你负责啊!”怪兽边飞边朝着零晨吼。
“我负责。”零晨面不改色。但这一句吓的怪兽一个不稳差点掉下去,亏得零晨手快,一把捞住小道长。腰真细啊!零晨不由得感慨。
“放手,”怪兽面无表情的看着面前的暗香男弟子,“快点啊我告你。”这让人误会的姿势太羞耻了实在是。
现在两个人落在杏林居的树上,暗香一手搂着武当的要,两个人深情对视。
“听见没,放手!”“不放!”“放手!”“不放!”两个人就这样一直死循环着。
怪兽最后实在是懒得说了,就放弃了,啥玩意儿啊,为啥对这事儿这么执着啊!
“今天金陵有孔明灯。”零晨一只手搂着道长的腰一边抬头看着已经微暗的天空,一只只孔明灯在天上闪着微暗的灯光。
“嗯?”怪兽听见抬头看着已经充满了孔明灯的天空。蓝紫色和黄色交织着,意外的动人。
零晨看着身边的小道长笑着看着天上灯,眼里仿若星辰,闪着晶莹的光。被点亮的天空映照出来的光打在脸上,柔和了他脸部的线条,到没了先前剑拔弩张时的凌厉了。
通俗点说,就是真好看啊woc!
华灯初上,佳人在侧,快哉,快哉。

  

整容前的儿子和整容后的儿子
坐标天净沙明月照怀
ID:薛定谔的怪兽
*。٩(ˊωˋ*)و✧

emmm,一个113级的菜鸡孤单小道长,在天天净沙 明月照怀,欢……欢迎来找我玩儿(〃ω〃)